鉅亨網新聞中心 (來源:聯合報系/udndata.com) 2012-11-03  11:25 

投資人目前對貨幣及財政寬鬆政策的歧見越來越大,加上全球經濟疲軟,市場情況已相當不健康,我稱此種現象為「大斷鏈(Grand Disconnect)」。

這種情況遲早會結束。方法之一,是透過全球經濟迅速擴張。一些投資人即指出,最近美國房價走穩便是復甦的開端。但我對此相當懷疑。美國及其他國家民 間部門正大幅降低財務槓桿比率,歐洲北部與南部間的緊張關係遲遲未解,及中國大陸由出口導向轉型為靠內需帶動,均顯示各種「高風險性」的投資,將會因經濟 成長萎縮且動盪而告崩潰。

 

市場可能會出現一場震撼,來改變多頭的看法。以下我列出幾種可能的情況。

中國大陸效應。如果中國大陸發生「硬著陸」,例如經濟成長率降到5 -6%之間,並對全球貿易、原物料需求/價格以及原物料生產國的貨幣造成衝擊時,便會產生上述的結果。最近市場已由增加風險性部位,包括放空美國公債、做 多股票、放空美元及做多原物料等,變為減碼風險性部位,便是一項例證。

財政懸崖。美國掉入「財政懸崖」,則是另一種可能。如果國會與政府不能在今年底前採取行動,則布希總統時代實施的減稅政策便將結束,勞工的工資稅率 將由現在的4.2%恢復到6.2%,失業救濟金的發放期間將由最多99周縮短為26周,且在10年內將強制削減聯邦政府支出及增加稅收共1.2兆美元。據 國會預算署估計,「財政懸崖」將使2013年國內生產毛額(GDP)萎縮4個百分點,這對經濟無異是雪上加霜。

我相信美國將會避免「財政懸崖」發生,至少會暫時避免。預料大選後國會將把增稅及削減支出政策延後實施,也可能等到新總統就職後再來處理。

我始終懷疑美國經濟當真會掉入財政懸崖。國會終究會有所行動,且華府也不可能任由經濟墜入深淵。但許多企業家及消費者認為這項威脅已帶來普遍性的不確定,影響支出及投資。而且就算能躲過,也只是讓現行政府支出及稅率不變而已。

另一項可能的危機則是油價急漲,可能是由伊朗危機所引爆,這也將打擊投資人的信心。能源成本一旦大幅提高,對消費者而言等於平添一項新稅。

還有就是歐洲的大型銀行可能會破產,引發全球性金融危機。銀行在計算本身的衍生性商品部位時,是在考慮過避險操作及其他抵銷風險安排之後所求得的淨 額。但依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字,衍生性商品的名目金額是淨額的26倍;因此如果有一家銀行破產,則關聯銀行所蒙受的損失便是衍生性商品的名目金額。

另外企業獲利低於預估,也可能帶來震撼。樂觀的華爾街分析師相信標普500指數的大企業第3季獲利將略低於去年同期,但第4季將回升14%。但我預估未來4季500大企業的營業獲利將減少到每股80美元,比市場預估值低20%,果真如此將令許多股市多頭大失所望。

不少人認為目前是「天下大亂、情勢大好」,但我不敢苟同。過去5年來美國及其他國家實施金額龐大的貨幣及財政寬鬆措施,但仍無法彌補全球民間部門降 低財務槓桿比率的效應。在降低槓桿比率的過程結束之前,各種寬鬆措施不大可能發揮效果,時間可能還要5-7年。(作者A. Gary Shilling是席林公司總裁兼彭博資訊專欄作家/編譯任中原)

資料來源:http://news.cnyes.com/Content/20121103/KFNUP3DJ2QJSY.shtml?c=headline_sitehead

全站熱搜

威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